快乐时时彩

标签:  东宫番外 

花千骨第156章 情深缱绻

[简介]《花千骨》小说,作者Fresh果果。讲述少女 花千骨 与长留上仙 白子画 之间关于责任、成长、取舍的纯爱虐恋故事。同名电视剧《花千骨》由霍建华、赵丽颖主演。... 番外007提供花千骨小说结局原文:花千骨第156章 情深缱绻,欢迎关注。
五年后。

长留山绝情殿上,桃花芳菲如雨,幽若正蹲在树下,抓着哼唧兽跟筛糠一样使劲抖着。

“吐出来吐出来,你怎么又把糖宝吃进肚子里去了!”

哼唧被她摇的五脏翻滚,蹬着四只小短腿,一面挣扎一面不满的哼哼,却终于还是把糖宝从嘴里吐了出来。

糖宝仿佛刚从汤里被捞起来,看着自己满身都是哼唧兽恶心的口水,忍不住嚎啕大哭,她不过是正在吃萝卜一时大意罢了,就被哼唧偷袭成功,跟萝卜一起吃下肚里去了。

“你又欺负我!我要告诉骨头娘亲!”糖宝一面擦口水一面擦眼泪,骨头你什么时候回来啊,再不回来,见到的就只能是一坨糖宝便便了!

幽若粗鲁的拿来块抹布,擀面条一样包着它使劲搓。糖宝更加委屈了,轻水,它要温柔的轻水,它决定了,它不要落十一了,这一世一定要修炼成男的,横刀夺爱把轻水从轩辕朗那里抢过来!

糖宝气呼呼的趁着正洋洋得意的哼唧兽一个不备,飞到它尾巴上张嘴就咬,咬的满嘴毛。哼唧兽只能追着尾巴不停原地转圈,看得幽若在一旁哈哈大笑。

突然不知从哪里飘来一阵诱人的饭菜香,幽若把糖宝从哼唧兽身上拎下来一头钻进厨房,哼唧兽也屁颠屁颠的跟在后面一路小跑。

“尊上?”

幽若挑起眉毛,看着白子画在厨房里左右忙活,姿态依旧从容优雅,白衣不沾半点油烟,心头不由欣喜。他们平常都不食五谷,既然白子画今天亲自下厨,那就是说,花千骨马上要回来了。

“尊上!师父要回来了么?”

白子画点头,嘴角也忍不住微微上扬:“马上到了,你先把桌子准备好,把饭菜端出去。”

幽若欢天喜地的跑出去,然后让糖宝去通知落十一他们。

如今的绝情殿很热闹,因为骨头师父看不见,尊上怕她无聊冷清,倒也欢迎多有些弟子来打扰。她现在住师父以前的房间,而为了照顾方便师父则和尊上住一个房间。她经常晚上不睡觉,躲在门外偷听。

可是骨头师父不能说话,尊上又不爱说话,常常是听了整晚,什么也没听到,却依旧乐此不疲。

白子画为人依旧冷淡,但是比以前要稍稍好亲近了。幽若偷偷拿眼角瞄他,试探着问道:“尊上,骨头师父跟杀阡陌一去就是三个多月,你就一点不担心么?”

白子画头也不抬的喝茶:“担心什么?”

幽若激动的挥舞着拳头:“担心她什么法力也没有又看不见会不会出危险啊,担心她会不会移情别恋被杀阡陌拐跑,从此以后不会来了!”

虽然她的心里只有彦月一个,但是每次看到杀阡陌慑人心魄的脸都还是会耳红脸涨,小鹿乱撞。何况杀阡陌对骨头师父那么好,几乎付出一切甚至长眠不醒,六界怀春少女,谁不为之动容。而且他们那时在瑶池众目睽睽之下拥吻,算是有了肌肤之亲,他在骨头师父心中的地位不容小觑,要是如今再每天甜言蜜语,温柔体贴,假以时日,万一骨头师父移情别恋怎么办?担心啊担心

白子画遥望海天,晴空湛蓝如洗:“杀阡陌会照顾好她的。至于移情别恋,你觉得杀阡陌除了容貌之外还有别的优点么?”

幽若低头汗颜,就算一向过于自傲的杀阡陌头脑简单性格冲动了点,尊上你也不用这么鄙视人家吧?

“色诱是很有杀伤力的!”她不甘的补上一句。

白子画挑挑眉毛:“那又如何,反正小骨又看不见。”

幽若彻底无语了,怪不得这么镇定自若呢,原来是打的这个小算盘,果然人不可貌相,原来尊上也是很狡猾的。

哼哼,可是等再过些年,东方彧卿回来了,看你还怎么坐得住。怕是半步都不准骨头师父离开眼前了吧!

那或许,是尊上在这世上唯一忌惮的一个人?

没过多久,半空中就飞来了一片火红的云彩,正是杀阡陌的火凤。幽若开心的跳起来,大老远的就开始喊师父。

花千骨露出笑容,知道已经到了,任凭杀阡陌温柔的抱住她从火凤身上缓缓飞落下地。

微微有些急切的习惯性抬起手来,果然立刻有一只手上前将她握住。心像被展开来铺在阳光下晒着,暖融融的。

“好点了么?”白子画温柔的靠在她耳边问。

花千骨微笑点头,她听觉两年前已经基本恢复,这次跟着杀阡陌是去治嗓子的。为了她能早点好起来,二人都耗了不少的修为,另外再加上笙箫默等人的帮手,将原本可能要几十年才能魂魄健全的时间大大提前。可是花千骨回想两年前无法感知无法表达的日子,还是有些恐慌。那时候总是喜欢随时握着白子画的手或拉扯着他的袖袍才能安心。否则好像整个世界都冷冷清清只剩下自己一个人。听觉恢复正常之后,日子就好过多了,因为可以听到周围的人和她说话,交流也更容易些了。

白子画知道被泼绝情池水后独自一人在蛮荒的日子给花千骨心底留下了很大阴影,所以总是寸步不离的陪着她,照顾细心,体贴入微。

杀阡陌艳光四射,依旧是让人不可直视的存在。此刻满面都是宠溺疼惜的笑容,拍拍花千骨的脑袋,看着白子画:“小不点的嗓子没有什么大碍了,过些日子应该会慢慢恢复,但是视力可能还得等几年,我会继续想办法。”因为不是生理上的问题,灵魂失去了感知外界的能力,哪怕换了身体也一样看不见。

白子画点点头,也不言谢,拉着花千骨到桌边坐下:“备了几碟小菜,一壶薄酒,有空坐下喝一杯?”

杀阡陌欢喜之情溢于言表,白子画亲自下厨啊,这等美事怎能错过。不客气的坐了下来,可是没想到几口酒菜下肚,心里就开始郁闷了。他一向自负以前照顾琉夏之时学了一手好厨艺,这次还每日变着花样做给小不点吃。心想我打不赢你师父至少做菜比他强吧?没想到原来白子画手艺比他还好。太过分了,他就不信这世上有这么完美的人,今天回去就把六界的名厨全抓回去,他要开始苦练厨技!

两人一边吃一边给花千骨夹菜,花千骨的碗里的菜都冒尖了。

这时远远来了几个人,杀阡陌一见额头开始冒汗,放下筷子道:“小不点你好好休息,过些天姐姐再来看你。”刚一说完,人就嗖的一下不见了。

落十一等一行人刚踏上绝情殿,就听见一人在大呼小叫。

“杀美人?杀美人不是来了么?人呢?”火夕东张西望到处找。

幽若无语,她好不容易借着吃饭这会看看美人她容易么,火夕一来就把人家给吓跑了。杀阡陌爱慕者见过千千万,大概就没见过火夕这样花痴的吧,若是一般人他早就拿刀废了,可是偏偏火夕是花千骨的朋友笙箫默的徒弟,而且只是爱美之心,并没有邪念。上次傻乎乎的用法力在杀阡陌来长留山临空而下的时候下了一场极其壮观的蓝萝花雨,说什么全是亲手所种,鲜花配美人,却不知道杀阡陌对蓝萝花过敏,打了一个星期的喷嚏。要不是这次舞青萝刚好不在,他又有好受的了。

花千骨在席间连比划带写的把这几个月的经历简单说了说,因为不但有杀阡陌,还有墨冰仙、斗阑干、蓝雨澜风他们的帮忙,她才恢复的那么快的。

在提到墨冰仙时周围空气明显冷了一些,花千骨连忙心虚的转移话题。因为直犯困,吃完饭便早早回房睡了。

晚上白子画把杀阡陌留下的草书里记载着的这几个月治疗中发现的一些问题看了看,又让落十一去添备了些药材。

回到房间,见花千骨正斜倚在床上,轻薄透明的紫色长裙直垂下地,手里拎着一个香囊放在鼻前,眼睛却是微闭着的,姿势慵懒而撩人。

“睡醒了?”她这几年每天有一大半时间都是在昏睡中度过。

花千骨点头,眼睛看着他,目光虽没有焦点却不失神采。

“幽若走了。”

——去哪里了?

花千骨打手语问。

“似乎彦月的师父要彦月继任主持方丈之位,她赶去阻止去了。”

——小月要当方丈?

“他已经拒绝了,可能他自己都还没弄清楚为什么拒绝吧。”

——你没给幽若说?

“让她急急也好,正好给我们一点单独相处的时间,不然她总在门外偷听。”

花千骨无语,他不是都施法隔音了么,幽若根本一直什么都听不到。

“拿的什么东西?”大老远就闻到香味,清新淡雅,若有似无,仿佛能勾起人最深沉最遥远的回忆。

“你在魔界的这段时间还调香了?”

花千骨摇头。

——紫薰姐姐托我带回来给你的。

白子画迟疑了一下道:“好的,我收下了,要是再见替我谢谢她。”却没有伸手接花千骨递过来的东西。

花千骨很想知道白子画现在是什么表情,可惜看不见,微微嘟起嘴巴,把香囊又放回鼻下左闻右闻。

——真是好香,放下执着后的大彻大悟,这样的味道,我无论如何都调不出来,这回是我输了。

白子画无奈摇头,扶她起来照例要给她调息真气,花千骨却揪住他袖子。

——师父,你为什么要对紫薰姐姐那么绝情!你早就知道她喜欢你的对不对?知道她为你挡过天劫,也是为了你才堕仙的?

白子画不语,只是拧眉看着她:“这衣服是紫薰给你的?”

花千骨看不见了,衣物一向由幽若准备由他经手,这件衣服的料子是由银蚕鱼吐的丝织成,只有东海有。

——是啊,好看么?

紫薰姐姐说,就算自己看不见,也应该在师父面前打扮的漂漂亮亮的。

白子画眉头更紧了,她不会在杀阡陌面前也穿成这个样子吧。

——你还没回答呢,不准把话题岔开。

她又不是之前没恢复记忆的小骨,总是被他忽悠。

白子画脱下外套遮住她露在外面的雪白双肩:“我知道又能怎样,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自己的固执,紫薰是骄傲的人,我给不了她爱,她也不需要我的怜悯。”

——可是

花千骨还继续打抱不平,却被白子画勾起下巴。

“我还没跟你算账,之前居然敢给我下春药!”

——不是我下的,是竹染。

“可是你居然把那时候让紫薰来给我送解药,你什么意思?”

花千骨心虚的低下头,不敢再多说。

白子画提到自己这辈子最狼狈的时刻依然耿耿于怀。

“我当时气的真想从没收过你这个徒弟。”

花千骨连忙搂住白子画脖子,补上几个亲亲,不过没找准位置,亲在白子画鼻尖上。白子画轻叹,偏转头,那张小嘴仍不死心的又继续寻着他的贴过来,唇上带着紫薰香囊的那股淡淡香气,在他唇上磨挲了一会,温暖柔软的舌尖轻轻探出,描画着他的唇形,然后撬开缝隙进入,一只不规矩的小手也悄悄探进他衣内。

白子画连忙把花千骨推开,脸颊微微泛红:“不准胡闹。”

明知道以她现在还没长大依旧十四五岁孩子模样,自己不可能对她做什么越矩的事,她却老是挑逗他,夜里睡觉还总把他当床。

花千骨得意的捂脸无声的哈哈大笑,前俯后仰的头不小心撞在墙上,疼得龇牙咧嘴。白子画只能无奈的扬起嘴角。

——好想要个小小白!我们都成亲五年了五年了!

花千骨举着小拳头抗议着,她想吃师父很久了,可是这些年来他们夜夜同床共枕,居然还是半点进展都没有!

白子画挑眉,她真是越来越胆大了!有本事就快点恢复视力恢复法力快点长大啊,总之在那之前休想他会碰她。而且他也还需要一段时间来接受适应,徒弟便娘子的事实。

——你还是不肯接受我,你还是只把我当徒弟,我知道你和我成亲只是因为内疚

花千骨开始装哭,不用酝酿眼泪水就哗哗的往下流。

白子画知道她又在撒娇,可是心一下就软了,小小的人抓过来,温热的吻顺着后颈印上去。

花千骨感受着白子画潮湿的呼吸,温暖的大手碰过的每个地方都好像被火烧着一样。不行不行,刺激太大,她受不了了。

白子画嘴角上扬,惩罚性质的轻轻啃咬花千骨的耳垂。

“嗯……师父……”花千骨忍不住呻吟出声。

顿时,两个人都愣住了。白子画惊喜的看着她:“可以说话了?”

花千骨咳了两声,也开心的笑了起来:“好、好像是可以了耶!原来这方法这么好用,以后可以多试试。师父,我们继续?”

白子画使劲弹了她额头一下:“别闹了,坐下调息真气,再不用多久,说不定你就能看见了!”

花千骨点头,埋头亲吻白子画的掌心:“我好想你啊,我都五年没见你了。”

白子画另一只手摸摸她的头:“傻瓜,不是一直在你身边么?”

“恩,师父,不是说大梦三生,上次你在长留海底的时候梦到了什么?”

“梦到我只是凡人,变得很老很老,然后和你坐在院子里晒太阳。”

花千骨心头一疼:“师父,对不起……”

“别再想过去的事了,只要你一直在我身边,不伤不死就不是祖咒,而是神恩浩荡。”

花千骨笑着点头,趴进白子画的怀里,只是突然觉得,过去受过再多的苦都是值得的。

世上的人都在祈求一个永远,而永远已经握在他们手上。
本文花千骨结局原文:花千骨第156章 情深缱绻转载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快乐时时彩 贵州快3 贵州快3 贵州快3走势图 贵州快3走势图 贵州快3 贵州快3 贵州快3 贵州快3走势图 快乐时时彩